1. 首页
  2. bg真人娱乐官网
  3. / 大亨入驻-在四川稻城,当一位陌生的喇嘛给我端出一碗酥油茶之后

大亨入驻-在四川稻城,当一位陌生的喇嘛给我端出一碗酥油茶之后

大亨入驻-在四川稻城,当一位陌生的喇嘛给我端出一碗酥油茶之后

大亨入驻,小顺游记|小顺说|小顺fm|小顺tv

-“过去时”第二季-

【 7、在四川稻城,当一位陌生的喇嘛给我端出一碗酥油茶之后……】

稻城县本身是个没什么特色的小城,但是周边的山山水水还是很适合花一天时间好好欣赏。

2011年7月12日天气晴好,天空蓝得叫人伤心,只是高原阳光依然赤裸裸地照下来,依然毒辣。我们五个人睡到自然醒,然后在旅舍租了自行车准备在稻城县四处逛一逛。

之前我们向旅舍的前台服务员打听行车路线,那个像是欠他五百万、脸色怎么看怎么不舒服的前台服务员随手扔给我们一本介绍稻城旅游的书,上面推荐了一个大概20公里远的白教藏传寺庙“著杰寺”,据说那是唯一能亲眼看到国家级珍惜动物野生“藏马鸡”的地方。

想想我已经去过黄教和红教寺庙,正好还没去过白教寺庙,很有兴趣,加上这20公里路程又正好是稻城县的精华景观道,大家一致同意前往著杰寺。

都说稻城是真正的香格里拉,可能是因为交通尚不方便,不管从成都还是从昆明过来,都至少需要花费两天时间车程,又不通火车,又不在川藏线或者滇藏线上,相对来说游客较少,破坏程度相对较低,自然风貌也就保存得比较好。

只是,在我们刚骑车出县城没多久,便看见了正在修缮中的飞机场,不免令人沮丧,原来现代化的过程就是破坏心目中真正香格里拉的过程。

一路上行人稀少,每个经过的藏人都微笑着跟我们打招呼,开车的人甚至把头伸出窗外向我们招手,他们脸上的那种微笑发自内心,怎么装都装不出来。偶尔看见穿着鲜艳僧袍的喇嘛骑着摩托车呼啸而过,僧袍会在风中远远扬起。

当然,我们的行程并非一帆风顺,有些正在田间玩耍的藏族小孩看见我们经过,会跑过来拦路要糖吃,对于这些小小“程咬金”我们早有耳闻,只是当天走得匆忙,忘记买糖备着,gina从深圳带了些铅笔过来准备派送也忘了带出来。

没有糖吃,那些小孩就开始改要钱,不给就拉着自行车不让走,我们只好把身上剩下的零钱一点一点地发出去,可后来一拨接一拨的小孩没完没了,连我们自带的干粮都分发殆尽,等再碰到拦路虎我们只好赶紧蹬车逃窜,他们追一阵子发现追不到了,就会嘻嘻哈哈地逃离,对他们来说这就是一件好玩的事情,跟在田野里捉蚂蚱一样。

或许是季节还不对,书上说的红草地并不红,而一片翠绿的胡杨林也很单调,一路过来看了十几公里的青山绿水难免审美疲劳。貌似平坦的柏油马路,实际都是暗暗的上坡,骑着相当费劲,稻城的海拔已接近四千,气短的症状开始越来越明显。

我们高估了自己骑自行车的速度,也高估了早餐的威力,等我们骑到著杰寺山脚下时,已经下午两点钟,大家全都饿得两眼发黑。原本以为到了目的地就能香喷喷吃上一顿午饭,谁知道放眼望去,依旧一片荒山野岭,唯一的一个小卖铺根本没开门。

于是,我们只好推着自行车,先上寺庙再想办法。

眼看寺庙就在不远处,奇怪的是怎么走都走不到,手上推着的自行车好像有一千斤重。

气温很低风很大,可太阳又很毒,身上的汗水湿了又干,干了又湿,外套穿着不是,脱了也不是,眼看海拔持续在升高,我揣摩差不多快接近四千了。

都说四千海拔是高原反应的一个坎,加上过度运动,我开始有些隐隐担心起来,不自觉地放慢脚步……

一开始大家还有说有笑,后来就默默推车,没人吭声了。

在大家行将崩溃的时候,我突然在半山腰发现一座佛学院,看起来安安静静,见不到一个人影,大家都以为这里被废弃了。我觉得可以进去找找看,如果有人的话,就把自行车存放在这,免得还要继续推到那个似乎永远也到达不了的著杰寺去。

我爬上佛学院高高的阶梯,进门后走到旁边第一个房间,刚撩开门帘,一群十岁上下的小喇嘛就像一群小鸟叽叽喳喳地蜂拥而出,把我给团团围住,好像我是从天上刚掉下来的一个大怪物一样。我身后的同伴相继跟进来,看到这样的场景都惊呆了,蓝天、白云、寺庙和一群活泼的小喇嘛,这的确是香格里拉了,不是假的。

我们挨个和小喇嘛们合完影,其中一个年级最长的小喇嘛指给我们一条近路上山,等我们终于到达寺庙门口已经差不多快下午四点钟,河马同学已经饿得快要虚脱了,我说话也不太利索了。

这个名气不怎么大的寺庙确实很清净,没什么游客,甚至连和尚都见不到几个。看这情况,找到一家餐馆吃饭是不可能了,不过能找到小卖铺买点饼干充饥也好。

突然,我们看见两个游客模样的女人从寺庙里走出来,想跟她们打听一下附近哪里有食物买,结果,她们就一直在抱怨说这个寺庙不好玩,没意思,跟我们说没必要进去了。

“这荒山野岭哪有什么吃的?即使有吃的我都吃不下,多脏啊。你们赶紧回去吧,回到县城再吃。”其中一个穿着枚红色冲锋衣,却浓妆艳抹的胖女人对我们说道,旁边那个瘦得跟竹竿一样的女人也随声附和。

她们俩是开车上来的,哪明白我们的疾苦?这真的就像回答“非洲小孩没饭吃,为什么不吃肉?”一样愚蠢。见她们跟我们不是一路人,随便应付了几句,赶紧分道扬镳。

我们在寺庙里转了很久,好不容易碰到一个喇嘛,像是碰到救世主一样赶紧凑上前去。那个喇嘛长得慈眉善目,年纪应该只比我们略长,眼睛里却透露出异常成熟稳重的目光。他的汉语水平不是很好,而且说话断断续续,但交流起来并不困难。

“师傅,请问这附近有地方吃饭吗?”

“没有。”

“啊?不会吧?”

“你们要进殿里面去吗?”

“殿里面有吃的吗?”

“没有,只有佛像,但是进去要交10块钱。”

“啊?还要交钱?”

“不是交给我,去那边交。”

“哦,我们不进去了,谢谢师父。”

我们告别喇嘛师父,失望地转身离开,依然抱着一丝希望在寺庙里继续搜寻,这么大个寺庙总不会没吃的吧?可是依然无果。没办法,我们只能再去求助这个唯一能见到的喇嘛。

“师傅,我们好饿。”开始打苦情牌。

“你们没吃饭?”

“是啊,师傅,你能给我们一点吃的吗?”

“糌粑,你们能吃吗?”

“我们什么都能吃。”

“好,那你们跟我来。”

喇嘛把我们带到一间昏暗的小屋子,一进门就感觉像是瞬间进入了夜晚,屋里充斥着藏族特有的酥油味,扑面而来。

等眼睛慢慢适应昏暗的环境之后,我看见房间右手边是一排摆满瓶瓶罐罐的橱柜,中间支着一口火炉,烧着开水,腾腾地冒着热气,左手边摆着一张藏式坐床,铺着貌似很久没清洗过的毛毡,喇嘛师傅跟我们说这是守门人住的地方,不是太干净,希望我们不要介意。

天啊,有地方收留我们这群“难民”,而且想着马上就能吃到热乎乎的食物,我们怎么可能会介意?

我们像是一群来到游乐园新奇屋的小朋友,坐在藏床毛毡上,这里看看,那里摸摸,感觉什么都有趣,这不是什么摆在游客面前的“做作”景点了,这是活生生的当地生活,这才是真正的“宝”,我们在寺庙门口遇到的那两个女人永远都不会明白。

喇嘛师傅忙东忙西地帮我做好了热乎乎的酥油茶和糌粑,要说如今藏族人民真是大踏步进入现代化了,这个古朴的小寺庙里做酥油茶居然都用的是搅拌机,做糌粑都用的是高压锅了,难怪这么快就能搞定。

我们五人用自己随身携带的水杯盛好酥油茶,然后直接用手在高压锅里抓糌粑,吃吃喝喝不亦乐乎。其实我本来对酥油的味道是非常排斥的,但只有这次我是真觉得美味可口,后来才知道真正的藏族上等酥油是很香很贵的,一般餐馆都吃不到,藏族人通常会自己买回家自己做,也很少在外面吃酥油,所以我想这次我算是吃到正宗纯粹的酥油了,不枉此行。

不仅如此,喇嘛师傅甚至告诉我们:“我给你们的酥油茶里面还加了虫草,觉得好不好喝?”

虫草?哇,这次赚大发了!

我这小县城出生长大,父母都是收入平平的下岗工人,什么时候吃过虫草这等名贵食材?况且这东西以假乱真的太多,即使吃过的人也不敢保证自己吃的就是真虫草。

可是喇嘛师父给我们的虫草绝对如假包换,他说著杰寺里的虫草要么是和尚们自己上山采的,要么就是信众进贡的,怎么都假不了。听到这话,我们几个家伙厚颜无耻地又多喝了几杯酥油茶。

“你说咱们等下给师傅多少钱?”喇嘛师傅去清洗餐具,我们开始偷偷地商量。

“每人十块钱,会不会太少?”小廖同学说。

“虫草啊,大哥,哪里买十块钱的虫草?”河马反驳。

“每人给五十?是不是太多了点?我们是穷游哎,可得省着点用。”gina说。

“人家喇嘛师父又没找咱们要钱,给钱是不是太俗气了点?”我说。

“那咱们就白吃白喝了?”河马问道。

“要不送点礼物好了。”gina提议,大家就把自己的包都翻了个遍,结果找不出什么送得出手的礼物,总不能把那些脏兮兮的冲锋衣、抓绒衣或者lock&lock水壶之类的东西送给喇嘛师傅吧?我们叽叽喳喳还没讨论出结果,喇嘛师傅就已经回来了,我们只好停止讨论,望着他尴尬地笑笑。

喇嘛师傅很喜欢聊天,他告诉我们他叫次真,刚刚闭关四年才出关——四年啊!什么概念?大学本科都读完了,每天他只有一个小小窗口跟外界保持联系,信众会过来送食物和贡品,而他在屋里潜心向佛,叩问灵心。

在我看来,这简直是神仙才能达到的境界,难怪之前我在寺庙附近看到一些小屋子,大门紧锁,门口都长了半人高的杂草,到这时才知道,原来那就是他们用来闭关的地方!太神奇了!

次真喇嘛另外还告诉我们一个特别的消息,说今天寺庙没人,就因为大部分的喇嘛都去理塘县做法会了。“那是藏区最大的法会之一,全藏区近百个寺庙成千上万的喇嘛都会聚集在一起念经辩经,还有好多寺庙的活佛也会过去。”

“成千上万的喇嘛?”这话听得我眼睛都亮了,“我们可以去看吗?”

“可以可以。”次真喇嘛点头,“法会要做一个星期,今天是第一天,感兴趣的话你们可以去看看!每天都有辩经,很好看!”

我们对次真喇嘛表示感谢,这个消息连很多当地人都不知道,我们算是得到独家资讯了。

后来,次真喇嘛跟我们说,我们要看的藏马鸡现在应该已经从山上下来回到寺庙了,分别给了我们一把青稞去喂食,临走之前我们依次与次真喇嘛合影,次真喇嘛还为我们每人献了一条哈达,真是让我们受宠若惊。白吃白喝白拿,我们真是好运,遇到慈悲为怀、普济天下的真佛徒了。

本来为了藏马鸡而来,结果真正看到藏马鸡的时候并没有那么激动,虽然白色的藏马鸡确实很漂亮很可爱,但有时候旅行途中意料之外的奇特经历更让人印象深刻,稻城的山山水水晃眼而过,留在心底的记忆才最令人回味。

从著杰寺回县城的路上,我把次真喇嘛赠送的白哈达系在了车头。风迎面吹来,哈达飘得老高老高……

【更多内容】

关注"跟着小顺去旅行"微信公众号:lxslvxing【长按复制】回复相应关键词获取文章目录:

1、“小顺游记”文章目录请在微信公众号回复关键词【小顺游记】(其中包括“过去时”、“现在时”);

2、“小顺说”文章目录请在微信公众号回复关键词【小顺说】;

3、“小顺fm”音频目录请在微信公众号回复关键词【小顺fm】;

4、"小顺tv"视频目录请在微信公众号回复关键词【小顺tv】。

跟着小顺去旅行(微信公众号:lxslvxing)

有情有趣有故事。

别忘了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哦!你的每一次分享都将是我继续前进的动力!点击原文阅读也可以获取“小顺游记”文章目录哦,谢谢!